服务热线:0086-022-23979832

发改委出台民间投资“26条” 将制定“地方政府

10月13日,国家发改委公布《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》。该“26条”提出进一步开放民用机场、基础电信运营、油气勘探开发、配售电、国防科技等领域,市场准入对各类投资主体要一视同仁,鼓励民间投资进入。还提出依法依规加快民营银行审批,在条件成熟时,研究放宽村镇银行“一县一机构”的限制;研究制定“地方政府偿还欠款计划”。
       10月13日,国家发改委公布《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》,从促进投资增长、改善金融服务、落实完善相关财税政策、降低企业成本、改进综合管理服务措施、制定修改相关法律法规等六个方面提出了26条具体措施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该“26条”提出进一步开放民用机场、基础电信运营、油气勘探开发、配售电、国防科技等领域,市场准入对各类投资主体要一视同仁,鼓励民间投资进入。尤其是在医疗、养老、教育等社会服务领域,“26条”要求确保对各类投资主体一视同仁,完善已有的配套政策,出台实质性措施。并推广PPP模式,鼓励民资进入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领域。
       此外,“26条”在拓宽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渠道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方面,提出了几条具体措施。较为突出的是依法依规加快民营银行审批,在条件成熟时,研究放宽村镇银行“一县一机构”的限制;并提出研究制定“地方政府偿还欠款计划”。
       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金雪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对“26条”政策表示支持,他强调重点在于落实,“民营银行、村镇银行、欠款计划,这些都在过去政策的基础上有明显突破。”
       进一步放开准入领域
       “26条”提出,按照国务院两个“36条”(2005年《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、2010年《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)、一个“39条”(2014年《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》)要求,将进一步开放民用机场、基础电信运营、油气勘探开发、配售电、国防科技等领域,市场准入对各类投资主体要一视同仁,鼓励民间投资进入。
       此外提出,要确保对进入社会服务领域的各类投资主体一视同仁。在医疗、养老、教育等民生领域完善已有的配套政策,出台实质性措施。重点解决民办养老机构在设立许可、土地使用、医保对接、金融支持、人才培养等方面的难题,民营医院在职称晋升、政府补贴、土地使用等方面的突出困难,民办学校在办学资格、职称评定等方面的突出矛盾。
       还提出大力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,进一步完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领域鼓励民间投资参与的政策措施。研究出台相关行业、领域的PPP实施细则,切实解决民企与国企公平竞争问题,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领域。强调要抓紧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。
       金雪军指出,关键是民间投资者本身也要有一定资金实力,并且清楚这类投资有一定周期;政府则要在具体的审批等方面尽量给予企业便利,将企业的收益落实到位。
       自今年3月以来,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逐月下滑,一路从年初10.7%的最高点下滑至7月份的8.1%。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则自年初以来就呈现一路下行的局面,并在7月跌至2.1%的多年增速新低。
       5月份,国务院派出的9个民间投资督查组已经陆续完成对全国18个省(区、市)为期10天的大督查,督查组在各地反馈的有关民间投资问题主要包括:融资难融资贵、准入门槛高、促民资政策落实不到位等。
       督查中,很多民营企业家表示愿意参与基础设施、社会事业、金融服务等领域的投资。但各种类型的“门”就立在那里,让民企望而却步。
       一些大型民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也曾指出,民企与国企的合作,也常因为股权占比、权力、责任等难以分清而“烂尾”。
       实际上,PPP模式作用有限。据财政部PPP中心的数据显示,截至5月12日,全国各地政府推出的PPP项目共有8043个,项目总金额达93103亿元,真正落地的项目仅为22%。
       “刚开始吸引民资进入,但项目开始产生收益后,又将民资踢出局,这种情况也不罕见。”一家民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       在中央反复强调下,近几个月来,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民间投资增长、去除投资门槛的新政。8月开始,从今年3月以来增速逐月下行的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终于出现企稳迹象。
      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6年1-8月份,中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约36.63万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8.1%,增速与1-7月份持平。从环比速度看,8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0.58%,成为6月份以来环比增速最快的一个月。
       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,8月投资企稳,其中基础设施投资表现不错。1-8月份基建投资增长19.7%,比1-7月份加快0.1个百分点。
       地方政府要偿还欠款
       9月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0.4%,与上月持平,继续高于临界点。意味着制造业PMI向好,国务院针对民间投资下滑的督导工作正在逐渐发挥作用。
       然而,分企业规模看,大型企业PMI为52.6%,比上月上升0.8个百分点,持续高于临界点;中型企业PMI为48.2%,低于上月0.7个百分点,仍位于临界点以下;小型企业PMI为46.1%,比上月下降1.3个百分点,继续位于收缩区间。
       可见,当前稳增长政策主要着力于基础设施项目建设,对大型企业的拉动作用较为明显,对中小企业的带动作用较小,反映经济增长主要由国企带动,而民间投资偏弱。
       根据此前国务院督查组督查的结果,民营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依然是突出的问题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走访浙江一些民企时发现,对民企而言,转型升级主要的难处是资金。
       “银行会根据企业规模排名,优先贷款给实力排名最靠前的企业,国家的产业基金、银行贷款,都到不了我们这样的小企业,民企的地位更是比不上国企。”一位民企经营者说。
       针对这些问题,此次发改委“26条”中有9条旨在改善金融服务。较为突出的一条是,依法依规加快民营银行审批,成熟一家设立一家,防止一哄而起。在条件成熟时,研究放宽村镇银行“一县一机构”的限制。
       去年5月,我国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全部拿到“通行证”,分别是天津金城银行、深圳微众银行、上海华瑞银行、温州民商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。
       此外,“26条”还提出鼓励政策性、开发性金融机构发挥作用,在业务范围内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支持;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,推进省级再担保机构基本实现全覆盖,以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为导向,探索发展新型融资担保行业。
       还强调,拓宽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渠道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发行债券融资、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和再融资,积极推动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和创业投资机构规范发展,积极稳妥发展“新三板”市场和区域性股权市场。
       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,文件提出研究制定“地方政府偿还欠款计划”。对于依法依规应由地方政府偿还拖欠企业的工程款、物资采购款、保证金等,督促地方政府制定分期还款计划。
       “地方政府偿还欠款原本按照合同规定及时到位就行,但实际操作过程中,流程一般拖得比较久,现在政策进一步明确政府的职责。”金雪军说。

© Copyright  天津市桠源鸿精密制模注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  津ICP备16002340号